神彩v8下载

【中国大思政·06】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崛起
发布人: 吴梦琦   发布时间:2021-06-09   浏览次数:


演讲部分


张维为: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大思政》。我今天跟大家讨论的题目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崛起。今年我们隆重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那么在党的领导下,我们伟大的祖国经历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伟大的崛起。

新中国确立了国家基本政治制度 

在国内建设方面,新中国伊始我们就确立了国家基本政治制度,开始着手建立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包括独立的工业体系、国防体系和科技体系。前三十年中国优先发展工业,特别是重工业和社会事业,包括妇女解放、土地改革、教育的普及、基本医疗的普及等等。这一切为后来四十来年的中国崛起奠定了基础。

我们前三十年的探索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我们政治上走过弯路,我们人民的生活水平总体上还相当低。到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按照当时的国际标准,我们多数人的生活还处于贫困状况,中国的人均GDP低于绝大多数的非洲国家。我自己1983年第一次去泰国曼谷,也是我第一次出国,我第一次看到了高速公路,看到了超市,看到了车水马龙,看到了高楼大厦。当时中国多数农村地区还没有电,城市电网也不那么稳定。但是改革开放这四十来年,中国可以说是做到了“四十而不惑”。我们在前三十年伟大探索的基础上,继续发愤图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成功之"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整个国家的面貌也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我们迎来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中国崛起集四次工业革命为一体 

十八世纪下半叶的时候,那么也就是二百五十多年前,当时爆发第一次工业革命。如果这样来算的话,我今天可以大致这样来概括中国的崛起,就是过去四十来年基本上是我们国家大致十来年就完成一场“工业革命”。我们经历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现在进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所以我把中国的崛起称之"为集四次工业革命为一体的崛起。今天中国三十来岁以上的人可以说都经历过或者完整地经历过这种集四次工业革命为一体的崛起,这种生命体验的精彩程度,是其他国家同龄人难以相比的。这使我想起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说过的,我们用几十年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在中国人民手中不可能成为了可能,我们为创造了人间奇迹的中国人民感到无比自豪,无比骄傲。

第一次工业革命 从计划经济到小康 

中国第一次工业革命,我自己觉得大概可以从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到1995年基本完成。它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到1995年的时候,中国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告别了过去长期存在的票证制度,告别了短缺经济。

二就是在1995年的时候,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纺织品生产国和出口国。

三就是国家宏观目标的角度看的话,当时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他为中国确定的到2000年的时候,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翻两番,也就实现他讲这个小康的目标。实际上这个目标到1995年就提前五年完成了,

第二次工业革命 全球化促进制造业和发电量  

第二次工业革命我觉得大致可以从九十年代初开始到2010年左右完成了。邓小平在1992年的南方谈话,我觉得是个标志性的事件,我把它看作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开始。因为1992年前后随着第一次工业革命即将完成,中国对电力工业、家电工业、能源工业、重化工业、制造业、城镇化、中高端基础设施等等出现了全面的新的需求。这一年中国正式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1992年又被称为中国公司的元年,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企业家群体就从这个时候开始崛起的。

第二次革命的一个主要标志就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它促进了各种生产要素和产品在世界范围内的流动和配置,为中国产品开辟了有史以来最广阔的市场。出于全球化带来的竞争压力,西方制造业也开始大规模地转移到中国,所以这一切都加快了中国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进程。中国第二次工业革命完成的时间是在2010年左右,因为有几个原因,一是在这一年,2010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中国形成了世界最大的全面配套的产业链。在2010年到2011年期间,中国的发电量首次超过了美国,中国成为世界发电最多的国家。欧洲历史上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标志也是以电和电气工业为标志的,所以这也是中国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一个标志。中国还很快就变成了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而且开始形成世界最大的中产阶层。

第三次工业革命 互联网和信息化时代开启 

中国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几乎与第二次工业革命同时爆发,如果我们用中国首次接入互联网,那是1994年为起点来计算的话,应该说这场工业革命还没有完全结束。它的特点是以信息化和通信产业为代表的这么一场工业革命,起初我们是追跑,然后是并跑,现在在部分领域内开始领跑。应该说中国今天已经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佼佼者,这场工业革命的标志实际上是移动通信产业的发展,在2G的时代没有中国标准,从3G开始中国提出了自己的TD标准,但使用者不多。到4G时代我们形成TD-LTE的标准,与西方完全平起平坐,局部开始超越。今天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做到一部手机全部搞定的国家。现在我们进入了5G的时代,中国的华为公司开始引领世界。

第四次工业革命 大数据 人工智能 量子通信 

目前以大数据、人工智能、量子通信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发生,而中国应该说已经超越欧洲和日本进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第一方阵。这场革命正在深刻地改变中国和世界。

中国从富起来走向强起来,迅猛的步伐震惊了美国等西方国家。过去两三年里,我们经历了美国发动的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还有一直在进行的舆论战等等。但中国不但没有被打垮,而是越来越自信了,越打越勇了。就像美国已经输掉了中美贸易战一样,美国也将输掉其它战。

20213月,在美国阿拉斯加举行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对美方代表讲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是从实力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从实力地位出发,这个概念是西方经常用的。当年美国总统里根还有一些西方领导人在讨论,如何遏制苏联时候经常使用这个概念。当时西方的经济实力和生活水平都明显高于苏联。某种意义上,西方也确实依靠这种硬实力,把这种实力转化为话语实力,转化为软实力,最终以苏联内部的公知党、带路党里应外合,瓦解了苏联的党心、军心、民心,实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苏联解体,东欧崩溃,他们国家的财富被洗劫一空。

中国的实力已成不争的事实 

但今天的中国不是当年的苏联,今天的美国也不是当年的美国,中国根据购买力平价早就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中产阶层,人数超过整个美国的人口。中国人民的衣食住行、家庭净资产中位数、社会治安、人均预期寿命等核心指标完全经得起全方位的,包括和西方国家的比较,而中国发达板块这些指标已经都超过了美国,或者大部分都超过了美国。中国拥有世界最完整的产业链,是世界一百三十多个国家的最大的贸易伙伴,西方不可能遏制像中国这样的国家。

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视角来看,中美世纪博弈的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中国人心态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宣传机器再也不能随便地忽悠中国人民了,经过惊涛骇浪的2020年,特别是新冠疫情防控,全方位的国际对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赢得了中国的民心。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美国神话、美国魔力不在,过去美国驻华使馆发一条微博就可以在中国造成舆情事件,今天美国使馆的微博几乎是翻车现场。背后是中国人的心态变了,特别是中国年轻一代开始完全平视西方,甚至有一点俯视西方。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眼里,美国民主越来越变成美国笑话,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崛起正在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我想这也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蔚为壮观的一幕。

好,今天就和大家分享这些,谢谢大家。

互动问答

张维为:下边我们开始互动好不好?

提问1(互联网知名时政博主——孤烟暮蝉):如何看待西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整体反弹?现在我们就了解到有一种非主流的观点,就是说我们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可能不仅仅来自于美国。现在也有一些迹象表现出来了,比如说一些欧洲的国家开始对中国进行了一个舆论上的打压,包括日本。对这个非主流的观念您是怎么看的?

张维为:谢谢,这个问题满有深度的。实际上它不是一个非主流观点,我觉得你这要讲开了,实际上就是西方讲的价值观外交,背后就是他们觉得中国崛起对他们最大的威胁不完全就是你的物质、生产这些方面,而是精神文化方面。背后有个更根本的东西,他们的宗教传统一神论,就世界上只能有一个上帝,一个真理,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不可能有两套的,一旦证明你这是对的,我整个对世界的吸引力就没有了。他们很担心这个,我们说你不用担心,中国人的文化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宗教传统比西方要包容得多。中国认为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道理,在特定情况下,你们和我们可能都有自己道理。

我老讲西方最承认实力的,实际上你比较欧洲和美国,虽然欧洲、美国都讲价值观外交,但实际上欧洲或多或少已经承认了中国的实力,中国就是一个超级大国,多数欧洲受过教育的人都这么认为。美国还不一样,美国可能成为世界老二,是个“国家机密”,美国是不大能谈这个,一谈这个马上你方方面面都受到围攻,所以美国他觉得我还是要遏制你,你超过这个底线他不能接受。但是形势比人强,你真的崛起之"后,你要展示实力,该斗争就要斗争,该交锋就要交锋,最后他承认实力的。西方它毕竟是资本主导的社会,他还是想做生意,还是想赚钱的。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自信,世界未来在我们一边,所以不用太担心。

谢谢,一孔之"见,供你参考。

提问2(新华社国际部英文室副主任——骆珺):中国崛起是否应该感谢美国?其实西方现在面对中国崛起的心态非常不好,尤其美国觉得中国应该感谢美国,因为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中国融入世界市场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我不知道张教授有没有自己的对它的一些回应?

张维为:实际上是这样的,你可以反过来问美国人,苏联当时也改革开放,结果你美国市场也对它开放了,但苏联解体就崩溃了。印度也进行改革,也进行开放,但为什么做得就没有中国好?美国家门口的海地失败得这么惨,菲律宾宪法跟美国几乎一模一样的,也是美国市场对它开放的,为什么老是发展不起来?所以中国一定做对了什么事情,这个因素可能跟你美国因素没有什么关系,我觉得这个可以讲清楚。

我们自己形成中国自己的发展模式,我们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你比方说在选举领导人的方面,你们采用选举,我们采用选拔加选举,这个制度比你厉害,我们选出来的领导人素质比你好很多。经济模式你们强调新自由主义,市场主导一切,我们强调混合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发挥市场作用,政府发挥政府的作用,我们模式也有自己的缺点,也在完善之"中,但我就讲这个水平现在可以跟你竞争,毕竟你过去三十来年,多数人的实际收入没有增长,中国人过去三十来年收入是增长最多的。而且坦率地讲,中国崛起给你美国自己创造了多少机遇,多少美国公司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但美国自己的政治制度出了问题,你国内的分配制度不公平,结果导致了财富贫富差距不停地扩大。

提问3(骆珺):中国崛起后如何帮助西方调整心态?其实这次的疫情也确实证明了美国这一路走衰,一下就集中爆发出了它自己自身的很多问题。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崛起必然会对世界带来很多的改变,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世界。所以从西方自身来说,他们自己的心态的调整,咱们有没有可能做一些什么帮助他们调整心态?

张维为:我自己老说我是西方问题的吹哨人,我讲了二十来年了,我自己最早说美国模式可能竞争不过中国模式。我现在查了一下,是2006年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中国模式的魅力》里边我就说了,我是从国际比较,我说你这个模式在非西方国家成功不了,吸引力、魅力可能会逐步地减少。你比方说我预测我说英国你需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不改革的话,大不列颠可能会变成小不列颠,我就说你这个referendum公民投票是非常落后的制度。现在这个社会,欧盟与英国的关系非常之"复杂,几千个条约、协议形成的,一般老百姓根本搞不懂。你说这我也要老百姓一人一票来决定,我说这个是英文叫stupidity愚蠢!所以我说你这个一定要改革,不改革要出大问题,因为你赞成脱欧和反对脱欧这个差距基本上没有超过3%。他说你怎么具体操作?就我们讲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一轮,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再一轮,不行再来一轮,几轮下来,它就形成共识了。

但实际上英国是没法做协商民主的,就中国标准的协商民主,因为他的政党制度是部分利益党。你叫工党来做协商民主,支持保守党的不同意,你叫保守党的来做协商民主,支持工党的不同意。所以中国共产党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一个政治力量,他来做协商民主大家买账,可以这样做。我们是经常提各种各样的建议,希望他们能够改进。但是西方这个制度它具有巨大的困难,改革非常之"难,背后也是它没有一个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治力量,改革是要克服既得利益的,那么你既得利益怎么克服,所以这个是西方面临的巨大挑战。

提问4(浙江大学中国学专业、互联网知名博主——马佳):中国怎样成为一个发达国家?张教授你好,我叫马佳,我来自斯洛伐克,斯洛伐克是一个中欧的国家,我们虽然是发达国家,但是我们国家收入并不高,因为我们国家的品牌、科技都是被美国或者德国控制,所以我们挣到的钱都是被他们赚走。所以中国现在想当一个高收入的国家,而且中国的品牌和科技发展都非常好,但是美国不希望这样子,所以中国应该怎么打败美国成为一个高收入的国家?

张维为:首先是一个计算方法的问题,我现在已经好久好久不用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这些概念,除非是引用别人的观点。我大概有七八年、八九年从来不说美国是个发达国家,我相信实事求是,关键的数据要实地的观察和考察。我觉得“发达国家”这个词给很多西方国家过多的不应该有的软实力。但我觉得没有关系,这是学术界的一种观点,可以进行讨论。

中国它是这么一个国家,我叫文明型国家,过去两千年的人类历史,大概一千八百年中国一直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是一八九几年变成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所以中国人他真的是有一种很特殊的心态,好像觉得我就是个大国,我就是要做得比美国好,所以中国人心态很高,要比就跟美国这个超级大国比,跟其他国家比他没有兴趣。我们的政府是非常谨慎的,我们外交部发言人刚刚说过,不是超越美国,我们超越自己。这个是我们官方的正式的表述,但老百姓心中觉得中国怎么不能超过美国?就是应该超过美国。当年毛泽东主席五十年代就说了,你搞社会主义,有这么大一个地方孕育社会主义制度,如果五六十年之"后还超不过美国,中国要被开除球籍,中国人的心态就是这样的。

当年邓小平也是的,他1920年去欧洲留学的时候,他路过新加坡,那个是个渔村一样的,但到1978年新加坡已经非常发达了。邓小平回到国内时候就说我们要向新加坡学习,他又加一句,看看什么地方我们可以比它做得更好。所以这个心态中国人他眼界很高的,但是我们没有恶意,我们觉得因为它是一个数千年没有中断的文明,它见过太多的起伏,所以这个没什么了不起的,就是你如果努力,你的模式比较好,那么你就超越别人,人家又借鉴好的经验可能又超过你了,这不是一种恶性的竞争,是一种良性的竞争。科技领域也是一样的,我就是要做世界最好的。但我们不排除我们的对手,所以这个是very Chinese这是很中国人的心态,就是我活也让你活,不要你死我活。真的我觉得我们这种哲学是很值得很多西方国家借鉴和学习的。

马佳:非常感谢。

提问5: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崛起有哪些意识形态上的变化?张教授您好,我是来自格拉斯哥大学政治系和经济系的大三学生。我的问题是对比疫情前后,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崛起有哪些意识形态上的变化?

张维为:最大的变化就是我想很多西方人他突然发觉中国模式真的是非常厉害,但这个对他们也觉得是一种威胁。我就想起我们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全世界反动势力都结成同盟要扼杀这个幽灵。中国疫情防控这个模式的成功创造一种巨大的存在感,有很多老百姓通过互联网看到的,他说你们现在真的自由了。我们一年都没有去过餐馆了。所以他们现在变得非常英文叫defensive,老是出于防备,他们开始越来越被动。

美国现在有两个“高级机密”,就不能公开讲的,尽管美国号称言论自由的国家,但实际上这两个问题上几乎言论自由非常有限,一个就是美国可能成为世界老二,就中国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第二就是中国疫情防控比美国做得好很多很多。这个是不能说的,或者说的人很少,说了也传不出去。背后就是他真的害怕,他要控制对于疫情防控的主流叙述。最近亚马逊禁了一本书叫《呼吸机上的资本主义》,这本书它就是全面地比较中美两国疫情防控的整个过程,从核酸检测到住院,到医疗保险,到整个的治疗,到媒体等等。比较之"后它结论很简单,它说中国社会主义完胜美国资本主义,亚马逊就把它下架了,说这本书不符合我们的指导方针,所以对不起,我们只能不发行不出售,背后就是他资本力量控制了亚马逊,在这一点上它跟政府的意志是一样的。

观众复:我个人认为对于中国的崛起,西方世界他可能认为说中国的崛起他从心里面承认,但是他不愿意对外承认,他会去有意识地去限制这些东西,让他们自己本国人去了解真相。

张维为:它这个背后是一个什么现象?就是政治正确。因为它把中国这么多年的宣传叫做communist country,共产国家。然后他形成的印象就是共产国家肯定是穷国家,几乎就等待着一场颜色革命,等待着我们去解放他们,你知道他这么一种心态。所以一下子中国成功的话,对他震撼太大了,他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讲。你不能讲中国共产党是个好的政治力量,这个就政治不正确。中国即使崛起,如果他不得不报道这个,他一定要讲这和中国政府没有关系,和中国共产党没有关系,中国人民勤劳,是儒家文化的影响等等。所以他这是政治正确使然,政治正确最大的困境就是你不能够实事求是地看问题,讲道理。

你要比较民主,我就跟你比较民主;你要比较物质财富、人民的生活水平,我就跟你比较物质财富、人民的生活水平。我不是说我们做得都很好,但真的是经得起比较,但这个指标有时候要有原创性,有时候没有原创性会出问题的。比方说我经常讲的,纽约的人均GDP,根据官方汇率计算叫名义GDP,比上海高四倍。但如果你推论纽约的生活水平比上海高四倍,纽约方方面面比上海好四倍,错,大错特错。我给你一个全新的指标,这是原创性的研究,我说你比较家庭中位净资产,上海人比纽约人富裕;你比较人均预期寿命,上海比纽约高四岁,这还不算疫情;你比较社会治安,上海比纽约好十倍;你要比较基础设施,上海领先纽约二十年。这样一来你换个指标体系,看法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有的人说这个不能讲,这个东西……这就不对了,这是实事求是,这个才能说服人家。特别你像《纽约时报》那些记者很傲慢的,后来我就跟他们说,我说你不要把军舰派到南海,那烧钱、浪费钱,真打仗你不敢打,我说你把这个钱省下来,把纽约的基础设施重新修一下。我说不是拿上海的标准,我是用南昌的标准,你自己去看一看我们南昌新城的建设,什么一个水准。这是实事求是,这样讲反而能够给他点震撼。

提问6:中国下一阶段最棘手的挑战是什么?大家好,我是目前在一家国企单位从事党建工作。目前中国正面临着来自内部与外部的双重挑战。如果中国从内部来看,有哪些方面是中国接下来一个阶段面临的最棘手的挑战?是贫富差距?或是其它呢?

张维为:我想这样的,就是会有一系列的挑战,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看到一些我们原来没有想到的挑战。所以我们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当中充满了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但是关键在于就是我们这个中国模式能不能应对这些挑战,中国模式特点是它为解决问题提供了一个一整套的可能性。因为它特点是,第一,它实事求是;第二,中国共产党确实是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治力量,这个很关键。它每到一个时间点,它都要回顾一下过去三年、五年做得怎么样,每年两会也讨论这些问题,然后就着手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至于你说我们面临的挑战,比方说贫富差距、腐败问题,你比方现在人口也是个问题,老龄化。诸如此类的各种各样,外部世界那挑战就更多了,中美关系,我们还要解决台湾问题等等。但好就好在我们就讲的“四十而不惑”,我们找到了自己走向成功的道路,我叫中国模式,这个模式是管用的,而且它是与时俱进的。

提问7:下一场如互联网一样的大变革会是什么?您觉得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有哪些领域可能会产生类似于像互联网这样的大变革,从而来影响我们的生活方式?谢谢您。

张维为:这个问题还有点难度,你很难确切地说哪一个新兴的产业以后对世界影响就和互联网一样,因为互联网它是个标志性,就一次工业革命,真的就影响了所有行业的。但你看现在我们讲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讲的AI人工智能、大数据、量子通信、石墨烯、氢能源等等,还有区块链。这里边每一个都可能对某些方面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些东西综合地产生影响,大数据、AI人工智能、区块链都在一起形成一种复合式的影响,这影响现在很难具体的描述。

两年前我去欧洲考察,他们对新的工业革命有点恐惧,他们担心比方说AI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个人隐私的关系怎么处理。我说你们要借鉴学习中国的经验,中国人态度是非常开朗的,这个是不是一个不可扭转的发展趋势?如果是不可逆转、不可阻挡的大势的话,中国总体态度是拥抱它,然后在发展的过程中解决发展中的问题。隐私保护的问题,我们从伦理角度考虑,从法律角度考虑,最后形成共识来逐步地解决它,而不是一下子把它全部给封锁住。这样的态度我觉得是比较好的,也许我们可以比他们更加适应新的挑战。

美国是私营企业,它为什么不到农村去建基站?成本收不回来的,中国现在是全覆盖,这是中央说我是一个基本的普惠型的,所有地方、所有的行政村100%要覆盖,其他村也要尽量覆盖。这样一来以后你到哪儿你就预设,它是有移动通信的,这是革命性的。照习主席说法,这个叫做是供给会创造需求。供给有了以后,4G基站全部覆盖之"后,TikTok就自然而然出来了,移动互联网扶贫等等。所以现在5G也是的,有的人说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用?要不要用?什么速度?中央决策就是普及。这当中又会产生很多新的需求,所以这也是中国模式的一个特点,拥抱新技术,然而在拥抱的过程中实事求是地一步步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所以我们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态度,辩证唯物主义,一个新的技术来肯定是有利有弊,我们尽量地趋利避害,在过程中把可能是危机或者困难变成我们的优势和长处,这样就逐步逐步应对了,谢谢。

总结

今天我们讨论这个题目很有意思,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崛起”,我提到了中国是集四次工业革命为一体的崛起,其实我专门提到我说大致在2010年中国完成了自己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就以电力为代表的、以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我看了一下,我自己的红色收藏有一件还是满珍贵的,那是1987年我陪当时的副总理李鹏同志去埃及阿斯旺水坝考察。当时我们在考虑要建设三峡,所以做了大量的调研,其中包括到埃及阿斯旺调研。他自己复印了一份一篇英文的文章,是《北京周报》的文章,叫做《三峡项目是否可行》,整个都是英文的。他把放大的复印件带在飞机上,我坐在他旁边,他就跟我学英文。大家可以看到有很多单词,他不熟悉的,他就画一条线,然后问我这是什么意思,然后我说“可行”,这个什么意思,preparatory stage“筹备阶段”,他中文就注在上面。最后到了开罗之"后,他就说小张,这个就放在你这儿,下次我们继续学。

坦率地讲,中国电力事业的崛起是中国崛起的一个重要标志,不光是发电量本身世界第一,而且与发电、电力输送等等相关的一直到技术我们都走在世界的前列。甚至有人说在电力行业,实际上中国标准几乎是世界的标准。

好,今天就和大家谈这些,谢谢大家。



神彩v8下载|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