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彩v8下载

【中国大思政·05】世界多极化发展与中国的应对之"策
发布人: 吴梦琦   发布时间:2021-05-31   浏览次数:


开场


张维为:

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大思政》,我曾经在外交部翻译室工作,那是中国翻译界的国家队,也就是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做翻译,那么邓小平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他有非常强烈的第三世界的情结,他经常说我们一定能做好,西方能做到的,我们第三世界也能做到。

有一次邓小平会见联合国秘书长,秘鲁人德奎利亚尔,一见面邓小平就表扬他说,你干得一点都不比西方人差,甚至比他们做得更好。那么二次大战以来,世界多极化进入了一个长期而复杂的历史进程,今天世界上各种新兴力量正在崛起,国际上对比这个变化正朝着有利于更好的平衡的方向在发展,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我们中国应该做些什么,下边我们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老师为大家来开讲。

演讲部分

金灿荣: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参与我们的节目。下面我给大家分享的题目是世界多极化的发展与中国的应对之"策。

应该讲多极化是二战以后的一个趋势,它这个趋势实际上是跟一个别的事情有对照的。二战以后大家知道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处在冷战时期,对不对?冷战时期的国际格局叫两极格局。有两个超级大国很能干的,一个苏联,一个美国,下面各有一个集团,苏联这边叫华约,华沙条约组织,美国下面叫北约,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它们俩全球PK。这个趋势是主导的,但是下面其实有一种潜流,就是别的力量在增长。最早应该是法国的学者就提出来在两极格局之"下,还有一个趋势叫多极化,它后面的证据就是西欧在二战以后迅速就恢复了,然后就是东亚的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崛起了。还有一个就是中国,中国是一个很独立的力量,所以最早是这么一个背景,就世界格局是两极的,而且很多美苏的人认为两极应该永久存在,但是两极之"外的国家,有些很有抱负的国家,就觉得这不对,这不是一个正常结果,正常结果是多极化,而且后面是有事实背景的。

最早多极化这个理论或者这种想法,就是欧洲的学者提的,什么时候多极化成了一种政治现实?这还是要回溯到美国。19697月,当时美国总统叫尼克松,在堪萨斯城有一个讲话,提出说世界不能用简单的两极格局来分析了,世界实际的情况叫五大力量中心,一个是美国,一个苏联,还有重新崛起的欧洲,还有日本,另外就是中国。自那个以后多极化就在很多国家的政策里面成了一种追求。咱们国家也开始提多极化了。

后冷战时代国际格局就变了,从以前两极格局进入到什么格局?叫一超多强,这一超多强其实也是很多国家不服的,于是多极化理论就延续下来了。咱们中国是支持多极化的,但是近年来我观察到中国的政策有微妙的调整,我们一般来讲中国跟谁谈多极化?跟法国、跟俄罗斯、跟印度谈,其他就不谈了。为什么?因为现在我们更喜欢讲的另外一个词叫国际关系民主化,因为多极化其实后来受到第三世界的反对,第三世界就认为多极化反正就是你们大国的事,跟我没关系。所以后来我们中国就注意到了多极化是大国间的一种态势,我们支持,但是因为它没有照顾到小国,中小国家,所以我们现在更愿意讲的叫国际关系民主化。

多极化趋势实际上是在发展的,但是很有意思,过去10年由于中国发展得相对比较快,于是现在出现了一个论调,说未来世界重新走向两极化,一个中国,一个美国。是不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我们世界上出了一个新的国际机制叫G20,对不对?西方国家知道光是靠西方七个工业国G7管不好这个世界,2008年金融危机就证明了这一点,七国总体来讲在世界上占GDP的比例下降,另外它们家里面的问题很多,靠G7管不好世界,得把中国、印度、巴西这种非西方的大国拉进来,于是就有了G20。现在总的态势就是G20越来越重要,G7渐渐边缘化了。

中国的主张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最近有一种论调,这个论调我们以后要避免,大家发现了G20里面真正起作用的是中国和美国,就但凡比较大的事情得中美两家商量好,然后就容易通过决议,但凡有一方反对其实通不过的。所以好像是中国网民,也有外国网民呼应,中国网民总结说G20的本质是“G2+0”,调侃可以,严肃不能这么讲,我们中国到目前为止其实是拒绝承认这个东西的,因为真的世界走向新两极其实是不利的,那意味着“新冷战”,是不是?我们中国其实不主张这个东西,我们中国现在应该讲胸怀更大一点,我们现在的主张就是习主席的主张,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我们的主张。

好,现在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趋势,就是说世界上总态势西方不是那么主导了,美国这个一超地位不是那么强了,其他大国在崛起,所以就大国关系来讲,多极化还就是个趋势。但是除了大国,现在一般国家也在发挥作用,所以一个更好的说法,也是中国追求的目标,就是国际关系民主化,民主化最终的一个落脚点应该是命运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我理解的含义就是大小国家要相对比较平等,大家都有发言权,都得照顾到。

习主席在有个地方讲过,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一个特点,就是一个都不能少,所以就投入极大的力量扶贫。是不是有300多万干部长期驻村什么的,就是它比较强调共同发展,一个都不能少。在西方理念里面就没这个东西,西方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寒潮就袭击了美国,很温暖的得克萨斯竟然零下十几度,得州我是去过了,夏天很热的,冬天据说也不冷,冬天大概正常温度也就十几度,有点像我们广州那边,所以很少它会出现寒流,结果最近是遇到寒流了,所以它那个应对就有问题,好像是最严重的时候,1500多万户人家还没电,400多万人没水。

面对这个情况,像咱们中国肯定是军队就去了,送水,其他地方的电工加班就跑过去了。美国不管的,别的州不管的,对不对?是不是有一个市的市长就讲,就别指望我们,你们自己解决,适者生存。这个话坦率讲,讲得太过分了,连美国都受不了,后来他不是辞职了吗?但确实他讲那个话反映了很多美国政治精英的想法,咱们中国的国内理念就跟它不一样,那么这种理念反映到国际上,我们强调中国的发展要跟世界发展协调,所以中国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好,那么现在这个世界从大国关系来讲,多极化是一个趋势。从政治角度,国际关系民主化这个趋势,那么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应该做什么呢?

我觉得中国始终要坚持一条,首先做好家里的事,内功好你才有资格去帮别人,那么现在在做好国内的事务基础上,我们要承担起一个大国责任,我们中国特别是你们年轻这一代,要有这种大国心态。这里面就包括正确地对待外面的批评,有批评挺正常的,我觉得你成为世界领导你就会挨骂,这没办法。另外就是要适当地承担大国的责任,正确地承担大国的责任。讲具体一点,我们以后可能需要把各方面关系处理好,外交上可能首先还是未来处理好几对关系,首先是大国关系要处理好,另外就是周边一定要巩固好,如果亚洲不安你和何以谈走向世界?是不是?

但是咱们中国周边是比较复杂的,我们边境很长的,我们陆上有22,000公里的边境线,海上有18,000公里的海疆,我们有14个邻国,陆上14个,海上是8个,22个。有两个是重叠的,越南和朝鲜既是陆上邻国,又是海上邻国。所以22个减去2个就是20个,在大国里面我们邻国挺多的,而且中国邻国特别复杂,它们发展程度不一样,然后政治制度不一样,世界上所有政治制度我们这里都有。另外文化不一样,所有的宗教在我们这都有,咱们这里就世界上大家能想到的主要宗教它都有,主要宗教都有就有什么矛盾呢?除了人与人的斗争,还有诸神的战争对不对?复杂吧?经济发展差异、政治制度差异、宗教差异,还有人种差异。所以这就是中国周边的情况,我们周边其实挺复杂的,而且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还有很多矛盾,东海、南海、西南跟印度都有矛盾,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就是中国外交客观上讲比较困难的,尤其是周边外交,所以得特别慎重处理好周边。

中国要与发展中国家保持良好关系

另外第三世界,我们永远要搞好关系,中国是不是有个政治定位?小平同志讲我们永远是发展中国家,100年不动摇。

另外我们外交第四块就是多边国际组织外交,以后要更大地参与。多边国际组织还是国际制度的代表。国家竞争其实到后来争什么?争话语权,争国际规则制定权,那么国际规则在哪制定?是不是国际组织?所以在国际组织我们要多参与,这个里面不可避免要承担一些责任的。有些国际义务该尽还得尽。总之"就是我们世界进入到一个挺大的变化期,这个变化期应该讲最准确的一个说法就是习主席概括的叫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过程可能还挺长的,我估计你们年轻人这一代都会在这个过程当中,这个变化有机遇,也有挑战,看你怎么扬长避短,趋利避害了。

我的一个总判断,在这个世界变化当中,中国的竞争力相对是比较好的,我们块头很大,块头大意味着你回旋余地大。另外就是中国工业化了,工业能力很强,因为我们现在处在工业文明时代,工业文明时代决定国家命运的工业能力,我们工业化了。

人类的进步是由组织能力决定的

另外就是我们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一点很重要。我们人类的发展其实是凭组织发展,人类最早的组织形式很简单,就是家庭,在采集时代大家都是靠家庭的,然后发展成氏族,氏族是有血缘关系的,然后再发展成部落,然后再后面是部落联盟,然后再是王国。就人类的进步其实是由他的组织能力决定的,组织能力越强,他在人类竞争当中他的地位就越优越,所以组织能力很重要。

咱们国家过去在西方人入侵以后,有一段时间有一个问题我们不团结,是不是过去孙中山先生有一个很心痛的东西,说我们一盘散沙。那么后来我们怎么组织起来了?靠中国共产党,这是我们中国一个很特殊的优势。我相信在大变动时代,其实作为中国人是挺幸运的,又有这些客观的优势,块头很大,回旋余地大,工业化能力强了,工业化起来以后什么东西都能造。另外又有一个很坚强的组织,这就是我们的竞争优势,所以生活在中国应该讲就是挺幸运的。

所以总之"我们世界就是进入到一个很长的大变化期,中国相对竞争优势是好的,我们现在就是要把这个优势维持住,主要的工作大概就是做两件事,一个就是把国内事务一定要搞好,而且国内事务其实是有一个标准,就是老百姓满意不满意。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要逐渐地承担起更多的大国责任,从而推动世界走向一个目标叫人类命运共同体。

互动问答

提问1(留学生日报主编): 拜登执政会恢复美国政策的稳定性吗?金老师您好,我再《留学生日报》当主编,我们注意到关于美国很多的留学生家长,他们就关心拜登上台之"后是否能给美国带来一定的政策上的稳定性,拜登上台后会不会着手拆解中国构建的很多的一些新的利益体系,比如说像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比如说像中欧投资协定,他会不会着手去破坏它?您是怎么看这个事情?

金灿荣:谢谢你,这个问题挺好的。美国刚经历一场4年的动乱期,拜登先生应该是建制派的代表,他的执政代表了建制派的胜利,建制派一定会拨乱反正,他的未来内外政策可预期性应该是加强的。这个总体对美国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对中美关系还是好的。内外行为我估计他都会比以前要稳妥一点、要有分寸感一点、可预期一点。至于说到中美关系,我个人的观点还是比特朗普继续连任要好一点,因为特朗普有一点不管不顾、不计代价,所以特朗普执政的后3年:2018年、2019年、2020年,整个中美关系等于是有点直线下滑。

拜登上来以后让中美关系可以平缓一段时间,我们可能不能指望拜登上来中美关系就重新好起来,不能指望,因为现在美国两党都把我们当对手,要整我们,战略上他们是一致的。但战术上他还是要好一点,拜登先生及其团队可能会对中国形成新的挑战,就是他的手法比特朗普要精妙一点。所以他参加G7网上会议,是不是讲American coming back美国回来了,想重新回到美国这个联盟领导位置上去。

我个人觉得他不太顺的,虽然他有这个想法,但是他不一定能做到,比如说G7会议上他讲完American coming back,马克龙先生和默克尔女士还是强调就欧洲不能靠美国了。我觉得美国想重组联盟对付中国不是很容易的。那么至于说那两个具体问题,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中欧的投资协定,我觉得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可能拆散的可能性很小,中欧投资协定可能它影响会大一点,但是因为这两个东西经济上是有合理性的,我觉得最终应该还是可以搞成的。

提问2(乌合麒麟):如何面对美国的文化霸权?金老师您好,我是一个网络画手,我认为美国在冷战之"后,他在世界构建了两种霸权,一种就是经济霸权,还有一种我认为是通过好莱坞、迪士尼加上奥斯卡,加上比如现在Netflix构建了一个文化霸权,在文艺领域构建了一个文化霸权。我认为他的文化霸权不是说它本身的文化品质有多好,而是说它用他的资本垄断了话语权的出口,构建了一个文化的解释体系,这个解释体系最牛的地方就是说我可以定义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在这种美国基本垄断话语权的情况下,如何面对他所带给我们的这种文化霸权?

金灿荣:谢谢你,这是著名的乌合麒麟。他的画作我挺喜欢的,你是不是一个新的画的品种?

乌合麒麟:对对对,CG,就计算机图形学,用电脑软件制作图像图形,一种新的画法。


金灿荣:是一种很新的方法,他是在国内很突出的。最近有一些画作在国际上影响力特别大,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气得够呛。首先对你艺术创作挺肯定的,我很喜欢你的画作,讲的问题也挺深刻的,因为他是在一线操作,他是有切身感受的。我总的感觉是这样的,就是说确实世界如你所讲,不仅物理上被西方控制了,心理上也被他控制了。这里面是有根本的不公平的地方,因为心理控制以后,他真的可以做一些指鹿为马的事,违背常识的事,这个对世界不好,其实最终也会害了他。

我觉得短期内看这个态势可能改不了,长期来讲国家博弈还是靠内功,自己家里事做好,然后我们在那个基础上把故事说好,在故事说法方面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像你新的CG这个东西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领域。因为过去大家都没有,现在基本上大家在一个起跑线上,如果是传统的一些领域,可能它就跑到挺远了,他都博士后了,你才刚小学毕业,追起来且慢着呢,但如果有新领域,大家公平竞争,这个就挺好,所以你现在切入这个点就挺好的。

另外西方文化跟中华文化不一样,西方文化从一开始希腊时期它就是一个商业文化,而中华文化早期就是一个农业文化,农业文化就强调老黄牛精神,按点儿该耕地就耕地,所以起早贪黑的,就把事做好,老黄牛精神。商业文化第一你确实得有产品;第二个很重要,一定要学会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要营销,就是Marketing(营销)特别重要,所以西方人在Marketing(营销)方面可能是有几千年的传统。我们讲到,我们很喜欢一种性格,就是老黄牛,笨拙一点,但是事情干得很好,但是现在要跟西方打交道可能就得改变改变,除了事要做好,故事讲好也挺重要的。所以我们这边观念得有一些改变。

提问3:多极化何时会变成现实?金教授您好,刚才您也提到了,目前看来多极化只是一种趋势,还不是一种现实结果。我的提问就是,您认为世界格局要演变到什么样才能算进入真正的多极化?您能否预测一下还需要多久才能实现真正的多极化?谢谢。

金灿荣:首先我在很多地方都讲过社会科学其实预测能力是比较差的,事后诸葛亮总结可以,评价也还可以,这做的不错,这做的不行,但是预测真的不行。我是有点例外,我属于胆子比较大,所以也大胆做过一点预测。那么就你讲这个问题我觉得是这样的,未来多极化到底怎么走,走到什么程度,我觉得大概10年会有一个比较清楚的结论。我认为未来10年,美国可能会遇到比较大的问题,美国需要挺大的一个内部改革才能渡过难关。

某种意义上讲,就特朗普他实际上是一个政治素人,他原来没有搞过政治,他突然作为商人参政就成功了,他很奇怪的,这个奇怪本身说明美国社会是有矛盾的,美国白人、蓝领工人在全球化进程当中是受损的,他们有愤怒,他们借他来表达。所以特朗普现象的产生,它是美国社会矛盾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是这么一个道理吧?那么虽然特朗普在去年选举输了,但是他的社会基础还在,如果美国不能很好地解决它内部社会矛盾,我相信以后那种更狡猾的“特朗普”还会来。特朗普的社会基础在那儿,所以他还是有复出的社会基础的,所以这是对美国一个未来的挑战,他能不能解决家里的矛盾,这是一个指标,如果他解决得不好,家里矛盾越来越厉害,最后他是会出事的。可能以后把美国拖下唯一超级大国位置的,可能是美国人自己,这是一个情况。

那么至于说美国以外的情况,我推测未来10年应该中国还是会相对在“一超多强”那个多强里面比较突出。这个国家在未来10年会飞跃上一个台阶,其他一些国家应该讲也是有机会的,某种意义上讲印度还是有一定的潜力的国家,我们也不能轻视他。另外欧洲也是看他内部能不能团结,欧洲如果在德法领导之"下能够进一步团结,还是很大的一个力量,但是如果他们内部和整合不好,他前途堪忧。另外除了中国、美国、印度、欧洲,未来一个观察点应该还是俄罗斯,他的体量还是决定谁都不能忽视他。OK,这大概是未来10年的世界吧。谢谢你。

提问4: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会面临哪些挑战?金教授您好,21世纪的中国可见地以一种非常积极的姿态投入到了国际事务的治理当中去,从一些环保的议题、应对气候的变幻,到支持多边的政策,包括到现在全球都非常关心的新冠疫情的治理问题,中国提供了非常多自己的经验,而这些经验也被一些国家所采纳了。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国家基于这样的一些意识形态的揣测,对这些经验有了一些误读和误解,是否会对中国参与国际治理造成困难?那我们如何应对和化解这样的困难呢?谢谢。

金灿荣:谢谢你,这个问题挺好的。我想讲这么几点:第一,首先我们要肯定过去40多年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成绩。咱们国家1978年在北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时候,贸易量比较小的,而且只有货物贸易没有服务贸易。到去年不一样,去年光是货物贸易就是32.1万亿人民币,加上服务贸易(约)5万亿,(约)37万亿,我们贸易排位原来很靠后,现在第一名。

在过去40年有一个什么情况?要么中国人不做,这个产品西方垄断,卖得特别贵,一旦中国进了这个市场,我们的产品一定比人家价廉物美,只要我们一进去,肯定是价廉物美,造福人类,这是个基本事实。其实它真是说明中国人商业天赋挺好的,工人很优秀,企业家很优秀,政府的支持也是很给力的,否则你不可能看到这个成绩。40多年贸易量涨一千好几百倍,排位从几十名到第一名。

所以现在这几年应该讲我们现在就遇到阻碍了,这个阻碍有两种,一种类型是纯经济的,由于比如疫情来了,经济衰退,所以很多国家就不太信任原来的全球化,很多国家都准备把供应链就拿回国内,所以这就是一个新情况,这个情况就意味着全球化会倒退的,这个对我们是不太有利的。第二个就是美国及西方盟友有意识地要把中国排挤出去,所以我们以后走向世界会有两个障碍,一个经济障碍,一个政治障碍。

面对这个情况怎么办?我想一个就是靠我们产品,还包括我们电商的营销,在全球收缩的情况下,我们继续往前走。事实上去年就做到了,去年好像我们国家的出口比预期的好,出口占这个世界的比例还是上升的,原来我们好像出口占(百分之")十二点几,现在到(约百分之")十五了,出口的比例是上升的,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就是大家经济是不好,经济在萎缩,但恰恰因为萎缩,不钱没了嘛?所以就开始买价廉物美的中国产品了。这就是一个机会。虽然全球经济萎缩,全球化有点倒退,但中国产品很好,再加上我们电商营销也很好,这个就可以部分地化解经济上的压力。政治上的这个东西,这要靠政府了,政府想办法稳定中美关系,还有一个就是搞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还有中欧的投资协定,这个就排除一些障碍。

另外还有一个东西要注意,就是十九届五中全会,不是提了新的发展战略吗?就是跟以前不太一样,以前的发展战略叫国际大循环,现在叫双循环,以内循环为主。我估计以后我们政府很多政策是要扶植国内市场。所以以后的企业一定要抓住两个市场,国内市场会变得越来越大,所以一定要有一块根据地。然后根据地站稳了,在那个基础上还要尽量去打国际市场。好,谢谢你。

总结

张维为:谢谢金灿荣老师的精彩演讲,那么今天谈话中,谈到了全球化、国际化等等,我也蛮有感触,带来一些我自己的收藏,一个是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的签名,一个是法国总统希拉克的签名。当时是在瑞士日内瓦,联合国召开一个酒会,请一些国家领导人都参加这个酒会,庆祝联合国50周年纪念,那么在这个酒会上,我也非常荣幸参加了,我就请阿拉法特和希拉克在发的首日封上,联合国首日封上签上他们的名字。阿拉法特很有意思,就是他一看到我还问是否来自中国,我说是的。他说Chinese comrade,中国同志,巴勒斯坦朋友和中国朋友之"间是互称同志的。那么希拉克他也对中国是比较友好的一个法国领导人,我们握手也简单地寒暄了一下,所以是一段宝贵的记忆。


那么我就想到我们今天讲外交,讲全球化,实际上确实是很不容易的,中国是为数不多的全球化中间的真的受益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采取比较正确的、趋利避害的方法,而有些国家,有些民族却是遭遇很多不幸,包括巴勒斯坦,中东问题一直没有处理好,也很难处理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同样讲到希拉克我也蛮有感触的,因为他是一位主张加强中法关系,而且对美国霸权主义要有所制衡的一个领导人,应该说希拉克总统还是继承了法国戴高乐将军的遗产。

但后来法国政府出了一些不少问题,包括像萨科齐时期,居然和美国一起支持“阿拉伯之"春”,但后来我们知道“阿拉伯之"春”变成了“阿拉伯之"冬”了,特别萨科齐公然支持武装干涉利比亚,结果造成了今天都存在利比亚乃至北非的难民危机,法国自己也成为主要的受害者。换句话说,即使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本身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他们主张不光是经济全球化,而且政治全球化,要把自己的模式强加给其他国家,最后证明是非常失败的。好,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



神彩v8下载|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