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彩v8下载

【中国大思政·04】新中国的外交征程
发布人: 吴梦琦   发布时间:2021-05-24   浏览次数:


开场


张维为:

欢迎收看中国大思政,我自己也曾经从事过外交工作,在外交部工作了将近5年的时间。那么新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过程中,中国外交的贡献巨大。现在我们又面临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我们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的战略和策略是什么?我们的外交政策特点是什么等等。下面我们就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老师为大家开讲。


演讲部分


金灿荣:

新中国是一场革命的产物 


谢谢各位朋友的到来,今天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怎么看咱们新中国外交。中国共产党1921年成立,1949年建政,成了一个人类历史上,就当时人类最大的人口国,当时我们应该接近5亿人。新中国它的“新”在哪?一个新就是它真是一场革命的产物,它不是一个简单的权力转换。有些国家新的政权上来,它很简单就选举上来了,有些国家比如政变,有些国家是外来来个侵略者扶植一个傀儡, 新政权出现有很多形式,但新中国不是。它真是中共,按照自己的路线自己打出来的,打的过程当中,它对社会有根本的改造,它不是简单的政权转换,它是一场革命。新中国跟旧中国它的阶级结构、社会结构是不一样的,它是个新国家,在人类历史上都很新的一个国家。

新中国外交有效维护了国家独立


那么新中国的总体成功离不开外交,我自己个人把新中国外交的成就归纳为八个方面:第一个,它是比较有效的维护了国家的独立。二战以后出现了很多新国家,二战刚结束的时候,地球上只有七十几个国家,现在联合国有193个成员国,如果加上一些非联合国国家,那么现在200多个,国家数是原来的3倍。虽然很多国家独立了,但是很多国家并没有真正获得自主性,经济上依赖别人,战略上被别人控制,比如说日本、韩国,它们倒是经济上很富有,但是它战略上是不独立的,对不对?美国发个脾气它们就倒霉了,对不对?比如说前几年我们中日韩要搞自贸区,这对我们三国很好,那美国不高兴了。真正能够保持独立地位是很少的国家,咱们国家是做到了,独立自主。


新中国外交助力国家工业化


第二个我认为是我们外交还是服务于一个大的目标,就是工业化,就把这个国家从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我个人是特别看重工业化这个事实。我认为近代人类历史的表象是现代化,实质是工业化,是人类从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西方为什么崛起?因为它掌握了工业化,它有大机器生产,借大机器生产的力量,经济效率、军事效率横霸天下。一旦西方进入到工业文明,它对其他农业文明或者比农业文明再落后一点的采集文明,它就是碾压式的,对不对?就是刘慈欣讲的宇宙法则,高端文明打低端文明叫“降维打击”,势不可挡,对不对?这是西方崛起的诀窍。西方把人类带到了工业文明时代,其他人类的唯一选择就是你工业化。你工业化了,掌握现代制造业了,你就把握自己的命运,否则你的命永远在别人手上,这是一个基本道理。


所以新中国成立之"后,从毛主席开始,历届领导人有一个目标就是把这个国家从农业国变成工业国,我们外交就是服务于这个的,我觉得服务的不错。我们是不是先学苏联?苏联给了我们156个大项目,这156个大项目是人类工业化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知识产权转移,一下子就把中国的工业框架就搞定了。学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再转学美国。1971年,大家知道基辛格就秘密访华了。基辛格跑到巴基斯坦,先是见记者大张旗鼓说我到这个地方来访问,要谈很多事,到了记者会上突然装,他故意装的说:哎,对不起,肚子疼。然后就到巴基斯坦总统别墅说我去治治病,然后就消失了,48个小时。然后大家知道到北京来了对不对?中美就缓和了。1972年就是尼克松正式访华,是不是就在咱们锦江饭店签了著名的“上海公报”?中美就和解了,中美和解后我们就学美国了,然后把美国的现代化的知识学到了不少。


应该讲冷战的时候,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就是苏联、美国,两个超级大国。所以那个时候叫两极格局。我是金庸迷了,就是模仿金庸老先生等于两个江湖一等一高手,对不对?中国都学了,这些工作都是不是外交的工作,我们把两个最好的老师的东西都学了。这样就给中国工业化奠定了技术基础,把这个国家建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业国,这是非常伟大的。这是中国现在崛起的基础,在座都很年轻,你们这一代人以后发展的基础,你们的起点就是这个国家已经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业国了。这是咱们外交的第二个成就,帮助国家实现了工业化。


新中国的外交服务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第三个应该就是还是跟大家生活有关,就是我们应该讲在这70年人民生活水平是大大提高了,刚建国那个时候我们中国的人均粮食产量不到200公斤,现在是400多公斤,其他方面的生活都大大改善了。人均寿命,现在是77岁。附带讲去年2020年,因为疫情,美国的人均寿命降了1岁。咱们国家没变,所以去年开始中国的life expectancy就是预期寿命超过美国了,这想不到吧?这个里面通过与外部世界的交流,物资交换,这个应该也是有贡献的,这是第三个贡献。


新中国外交稳步提升国家地位


第四个应该是还是确保了国家地位的提高,我们现在国家地位逐年提高的。刚建国的时候,新中国挺孤立的,那个时候参加一个国际会议都不得了,我们比较重要的国际会议就日内瓦会议,然后就万隆会议。万隆会议是印度邀请我们去的,印度比我们早一点独立,在国际上它是左右两个阵营都接受它,它地位挺高的,所以那个时候像印度总理尼赫鲁,他觉得他是中国的大哥,他是来帮我们的。现在坦率讲,中国的国际地位是谈不上一言九鼎,但影响力是很大的。国际地位上升,这是很实在的一个东西。


新中国外交为去殖民化做出了贡献


第五个应该是我觉得中国在二战以后去殖民化的过程当中起了很好的作用。大家都知道越南、柬埔寨、老挝,它们是不是原来是法国殖民地?我个人有限的阅读,就是在全球去殖民化过程当中,从军事上讲,打得最好的还是在越南。当然现在很多历史材料都出来了,其实他是我们陈赓大将指挥的。所以在去殖民化过程当中,中国是不是有一定的贡献?去殖民化现在大家公认还是一个正确的道路。


另外应该讲中国在二战以后维护世界和平还是有作用的,重大的事件比如说越南战争,我们支持越南,苏联入侵阿富汗,我们跟美国一块联手帮阿富汗当地抵抗苏联的,维护世界和平,这是第六个。


新中国外交积极参与全球治理

第七个应该是咱们中国应该讲,自新中国成立一直是愿意承担国际责任的,随着中国综合国力上升,我们承担国际责任就越来越多,于是在全球治理方面,中国应该讲是做了一定的贡献的。比如说气候变化,中国现在是不是应该算是比较关键的一个角色,好像是大家应该注意到习主席已经向世界承诺了,2030年,叫碳达峰,碳排放达到最高标准,以后就不许再涨了,往下走。2060年碳中和,就是我们排放的碳,就跟我们新增加绿化什么的达到中和,这都是很伟大的承诺,是对人类负责。其他还有参与全球治理,比如说维和、反恐、维护金融稳定、解脱贫困,我们做了很多很多工作。

中国为人类现代化提供了新模式


最后第八个贡献,我觉得通过我们70多年努力,中国应该讲给世界上提供了一个现代化的新的道路。原来现代化就是一个模式,就是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模式,现在我们走出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样现代化至少有两条路了,这应该也是一个贡献。


新中国外交它的成长也离不开整个国家的发展,我们新中国成立70年,按照十九大习主席的说法是经历了三个阶段: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咱们新中国外交也是服务于这三个阶段的,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但是外交并不是不能独立于内政的,外交一定是服务于内政的。那么我们新中国外交,我觉得在三阶段都是很好地服务于国家的主题。比如说第一阶段,就是毛主席那个阶段,就是要站起来。这个时候新中国外交就得有一点自己的特色,所以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外交政策跟一般国家是不一样的,就是什么呢?它首先来了一个很激进的动作,叫“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一边倒”。


这个很有意思,一般国家的新政府上台,内政它改,外交上它怕得罪列强,都是延续的。结果毛主席执政以后,首先请西方列强帝国主义你们都走人,你们走了以后,我整个外交体制、思想、路线全部改,叫另起炉灶。另外跟当时国际形势相配合,所以我们选一边选跟我们比较好的苏联这一边。这三个动作,“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另起炉灶”、“一边倒”,一般国家没有的,这是很特别的一个东西,但这个东西得罪了西方,但是它是不是有一个好处,换得中国的独立。


当然附带再讲一个这个东西,就是咱们新中国这一代领导人,其实他也不是教条主义者,他要维护国家的独立,所以搞了一些比较激进的外交,但是其实他还是有灵活性的。灵活性的表现是什么呢?他强调跟西方切割获得独立之"余,他又提出叫“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就不同的制度我们可以和平共处,我不寻求消灭你,这就跟一般的激进的左派不一样。另外还有一些非常具体的实用主义的政策安排,比如说让香港、澳门就留着,这个是有意识留下来的,在中国与西方之"间是不是留了一个窗口?另外比如说我们跟英国保留某种代办级外交关系,这个是很灵活的一个安排。很快我们就和一些比较中立的西方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比如说芬兰,另外跟周边很多国家马上就建立了关系,所以这就是我们第一阶段外交的特点,一方面它有很强的革命性,因为它有一个历史任务,要让这个国家站起来,要确保这国家独立,所以它必须有一些跟历史上的外交不一样的地方。


到了第二个阶段,要改革开放了,这个时候中国外交就进入到叫全方位外交,只要你不敌视我,那我愿意跟所有人交朋友。所以第二阶段我们中国外交应该讲总的思路就是广交朋友,应该讲还是比较成功的。


现在我们到了第三阶段了,我们到了叫强起来这个阶段,这个阶段外交任务也是要有变化的。什么变化?就是中国要更多地承担国际责任了,要更多地提出自己的主张了。那么就要做一些相应的事,比如说我们要提出“一带一路”。附带讲“一带一路”,美国人现在有点忌讳,觉得你怎么在江湖上另立门户,美国觉得江湖全是我的,冷战以后我应该是江湖一统,结果中国找了一些有经济需求的国家,我们现在开始搞合作,一带一路,二战以后,虽然整个世界比以前进步,和平与发展都有进步,但是现实的情况就是说真正进入到发达国家的也就是30个,是少数国家,人口就是10来个亿,这还是有问题,就是因为发展问题其实没解决,你既然问题没解决,中国尝试着解决总是可以吧?于是就有“一带一路”。


另外在我们这个强起来的时代,我们外交还有些别的特点,比如说我们开始搞亚投行、金砖银行,这个其实对人类的金融平衡是有好处的,原来金融完全是被美国掌控的,美国有时候会滥用它的权力,包括大家最近看到美国不是印票子印得特别多,长期来讲是有危险的,印票子是我们全世界承担它的代价。中国在金融体系里面建构自己金融体系,长期来讲是人类需要的,所以到了强起来阶段,我们就干一点这种事了。还有现在我们最近搞了地区合作机制,比如说RCEP,就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像这种事我们是必定要干的,就是你发展到这阶段就必定要干的。


所以大概我们可以做这个结论,中国外交基本上在不同的阶段都完成了它应有的任务。所以一个总结论,新中国外交70年我觉得相当成功的。


互动问答

提问1:“一边倒”是否限制了新中国外交的发展空间?

金教授您好,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是全面站在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里,现在看来这在当时是相当有优势的,但是是否在一定时间内也限制了我们中国外交的发展空间呢?


金灿荣:

上世纪50年代中国有没有更好的选择,因为50年代那个时候不是两极格局嘛,两个阵营对立,有没有可能像南斯拉夫那个铁托,两边讨好,或者像印度尼赫鲁,也就是两边讨好,有没有可能这样?我觉得这都是属于“事后诸葛亮”。你看到当时的场景,其实是做不到的,就两大阵营尖锐对立,它不允许你骑墙,你骑墙其实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边都不信任你。当时现实条件,我们中国不是说不愿意跟美国好,而是美国当时对我们太敌对了,苏联应该讲是现实当中唯一可以依赖的力量,所以我个人认为在(上世纪)50年代那个情况之"下选择一面倒,从大历史观的角度来讲是对的。


因为只有一面倒才取得苏联完全的信任,苏联就给了你156个大项目,你换回来的工业化的基础。你要两面讨好两面都不是完全信任你,都不可能舍得就花那么大的血本支持你,两边捞点小钱,矛盾不大捞点小钱,面上小日子过得挺好,那不是很有抱负的一个民族干的,那是我觉得比较典型的小资产阶级的想法,赚点小便宜,避免大矛盾。但是对你这个国家的长期发展并没有太大的好处。所以我的观点就是在(上世纪)50年代那个特殊背景之"下,中国具体讲就毛主席做的决策一边倒,我认为是正确的。


提问2(留学生日报主编):美国人为什么歧视华人?

过去几年在美国关于华人和华侨,以及华侨留学生、学者,出现了很多的歧视他们的事件,您觉得美国人他为什么这样做?


金灿荣:

你这个问题比较具体,也比较现实。今天在海外大概是6000多万华人华侨,其中美国是一个比较集中的地方,大概美国的官方数字现在是550多万人。总体来讲,我们中国移民过去的华人华侨他的收入水平,特别是教育水平是高于它的平均数,包括高于白人的平均数,这是事实吧,像中产阶级比例挺高的,所以这是个基本情况。就各名族都在那儿,但是中国人在那儿,其实他在生活当中的表现是比较好的,但是政治地位是不高的。他的影响力跟犹太人比那差老远了。去年因为新冠不是来了吗嘛,新冠来了以后,美国有一部分政治家,特别是右翼政治家挺坏的,就把新冠病毒跟中国挂钩,“武汉病毒”、“中国病毒”。特别是前任总统特朗普天天在那里说,这个确实就加重了对亚裔,尤其是华裔的歧视。于是在洛杉矶、在纽约都出现了莫名其妙袭击华人的事件。我个人估计这种状况还会延续一段时间。


那么怎么办呢?我想一个就是我们中国政府肯定得关注,让美国政府承担责任。美国还毕竟有一些正义人士,我看有些地方还是出现很感人的事情。因为有些地方连续出现了袭击华裔事件,然后就有一些美国当地民众自发组织起来做志愿者来保护。但是我估计华裔整体在美国社会作为一个政治上的弱势群体,这个状态短期内改不了。


追问:

对于我们中国留学生来说,他还要不要去美国留学呢?

金灿荣:

我的建议是这样的,就是说在青年时期,如果有机会到海外去,还是要去一下。在一个不同的文化环境里面待一段时间,你的视野会开阔,然后再回来。但去的时候要选择一下地段,不要到那些危险的地段去。因为西方不光是美国,还有欧洲,还有日本,其他国家也是可以做一点选择。学习西方,学习比我们先进的国家,学习获得其他国家的优点,这个态度总是要有的。

提问3:如何让西方认识到一个真实的中国?

金教授您好,我的问题是面对境外媒体各种无端抹黑中国的行为,咱们应该如何应对?咱们应该如何让他们认识到一个更加真实的中国?


金灿荣:

现在就中国和外部世界的关系来讲,总体来讲还是美强我弱,西强我弱,这是一个现实。中国是发展中国家里面相对比较优秀的一个国家,正在脱颖而出。但恰恰因为你脱颖而出,你就成了矛盾的焦点。其实间接是对中国发展的一个肯定。另外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能得知道改变还挺难的,我个人认为根本还是靠自己发展。如果比如说我们未来10年不犯错,人均GDP翻番,达到2万美元,那么总量就超过美国了,还有分配搞好一点,美国现在一大问题,就是分配是真的不均衡,太不均衡了。如果我们分配搞好一点,大家一般老百姓的收获感好一点,我估计我们的舆论优势会好一点。因为舆论这个玩意儿它是有个依据的,就是不能完全凭空捏造,如果基本的事实我们做的好一点,最终事实是会战胜谎言的,就是需要时间。


当然在技术上,如果要我来说,可能我们有一些可以改进之"处。比如说我们整个讲好中国故事,有很多地方可以有所改进,一个我们主流媒体要更自信。现在有个问题就是我们主流媒体的精英其实不自信的,他们往往成为西方观念倒传的传声筒,而不是输出我们中国正能量的东西,所以要自信。另外在方式上当然也要更接地气。另外就可以借力,我们刚才讲,6000多万华人华侨,他们是讲好中国故事很大的一支力量,可以借用。西方还是有很多有良知的、有正义感的人士,多跟他们合作。我觉得做到这一些就可以了。


提问4:中国重返联合国的具体战略是怎样的?

金教授您好,当年我们在重返联合国的时候是经历了很多的艰辛和挫折的,那我想问一下当时我们的一个具体的战略是怎样的?

金灿荣:

新中国成立之"后,其实是很愿意进入联合国的,但确实是阻碍很大,当时主要就是美国,美国坚决阻挠。比如说这个事要通过安理会,美国不是有一票否决嘛,根本通不过,所以只能走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大会很长时间我们票是不够的,但是我们新中国一直在做工作,尽量地扩大朋友圈,1971年为什么建立呢?因为就是1971年尼克松派他的特使他的心腹基辛格访华了,197110月是不是联大就通过了决议就让咱们重新进去了。这个里面很多国家都帮了忙,非洲国家、欧洲国家,很多国家都帮了忙,亚洲国家。这个其实是恢复一个常态,这对联合国来讲是好事,对我们也是好事,我们中国进入联合国就进入到主流社会。反过来对联合国来讲也很好,因为中国人口当时是1/4,对联合国来讲,把中国纳入联合国体系很重要的。你想你一个组织号称代表全人类,人类1/4不在里面,你代表什么?我的总结,一个是中国的长期努力,一个就是美国态度戏剧性的变化。


提问5:在中美博弈中,中国如何稳定周边外交?

金教授您好,我是一名学习国际政治专业的研究生,所以我想请问您的是,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我国是如何稳定住周边外交的?


金灿荣: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就是咱们中国自十八大以来,就习主席执政以来,其实我们对周边外交的重视程度是上升的。就中国的外交实际上是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叫大国外交,就稳定于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的关系叫大国外交;第二个就叫周边外交;第三个就是发展中国家外交;第四个叫多边国际组织外交。过去很长时间应该讲就大国外交还是绝对占第一位的,但是我的理解就是习主席执政以来,好像是周边外交整体地位是这样上升的,渐渐渐渐有点跟大国外交齐平了,应该讲还是有点差距,但是它上升很快。美国跟我们竞争,它也知道光靠它自己力量不够,它得借力打力, 借我们中国与周边的矛盾闹事儿。中国面对美国这一套打法,我觉得也不用害怕,我们沉着应对就行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周边未来渐渐渐渐跟我们关系更近还是可以预期的。


20年前,就大部分亚洲国家,安全上靠美国,经济上也靠美国,现在是不是安全上靠美国,经济上开始靠中国了,对不对?这就是很有利的。美国现在开始重视我们周边,因为想拉它,但是我觉得它手上没资源。中国这几年积极地搞湄公河开发,我们推进了好多好多项目,美国最近它也想跟湄公河国家加强联系,但是它真没有什么手段。2019年的72884号,我是受外交部的安排叫外交部学者团访美,在L.A.(洛杉矶)最后一站张平(总领事),驻洛杉矶的(总领事)就请吃饭,把美国比较远有名的两个战略家请去了。那天晚餐一开始他们就骂特朗普政府,因为特朗普政府刚在东南亚搞了一个叫湄公河开发会议,想跟中国对抗,结果一问美国政府说捐款500万美元。他说你这个家伙还不如不去,你知道吗?不如不花钱,因为中国一出手70亿美元,你说500万美元,所以他说这个太丢人了,等于现在美国没资源了,这样它搞不赢的。我觉得截止到目前,我们中国在周边与美国的竞争当中应该态势是看好的。谢谢你。


提问6:中国不结盟的外交政策是否会调整?

金教授您好,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我们选择了不结盟的政策。我的问题是,基于目前国际形势变化,我们的外交政策是否会有所调整?


金灿荣: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咱们国家在建国第一阶段是结盟的,你看50年代是不是跟苏联结盟?我们有一个《中苏友好条约》,跟当时苏联的卫星国,就东欧国家都结盟,跟朝鲜也结盟,所以我们在50年代是结盟的。60年代因为很复杂的原因,意识形态的、地缘政治的原因,我们跟苏联关系就不好了,所以中苏同盟就名存实亡了。但是60年代我们其实还是结盟的,那个时候我们就跟一些小国家结盟,那个时候跟比如说阿尔巴尼亚,跟越老柬、跟朝鲜都还是结盟的。70年代事实上我们跟美国是准盟友关系,因为美国人自己说把我们叫Quasi-Alliances,就是准盟友。


那么我们变化在哪?在1982年,1982年中共十二大由小平同志坚持提出了一个新的提法叫“全方位外交”,英文可以叫All-round diplomacy全方位外交,全方位外交就放弃结盟了,就跟所有国家都交朋友、不树敌。结盟有个问题,结盟一方面可以建立某种特别亲密的兄弟关系,但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就树敌,因为那个兄弟它跟它邻居关系可能不好,你跟它一结盟,它邻居紧张,就是它的敌人就变成你的敌人了。结盟经常它是有针对性的,这跟改革开放大战略就矛盾了,对不对?所以我觉得只要我们不放弃改革开放的大战略,我们就不太可能结盟。但是我们确实现在有需要,要兄弟们帮忙,于是我们就搞叫“结伴不结盟”,我们现在建立了很多伙伴,跟俄罗斯是什么全方位协作伙伴关系,跟巴基斯坦那是全天候什么协作伙伴关系。这是我觉得现实条件下可行的一个操作办法。谢谢你。


提问7:如何看待“战狼外交”?

你好金教授,现在有一些声音说中国是“战狼外交”,有些人会认为这种风格的转变会使中国在世界上被孤立,请问金教授您怎么看?


金灿荣:

我认为中国说“战狼外交”是错误的,是一个西方人制造来污蔑中国的,由中国“公知”推广的一个概念。我认为国内说这个话的人就是洋奴,国际上说这个话的人就是西方种族主义者,我是坚决反对的。我们是正常外交、公正外交,我记得就前不久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先生在我们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办的年终会议上有一个回答,就是谈到“战狼外交”。他认为我们国内有些人对西方很崇拜,觉得凡事不能得罪西方,你这个话讲硬了一点,得罪西方就不对。乐玉成先生认为,这是鲁迅批判的叫“友邦惊诧论”,美国多厉害,你怎么骂美国呢,好像是犯了“大逆不道”之"罪,就美国错了也不能批评它,这是不对的,这是一种洋奴哲学。“友邦惊诧论”就是洋奴哲学,不要说没有自信,他没有是非,你再“伟大”,错了也是错的,为什么不能批评?是不是美国有问题,我们中国是被迫反应的,美国都打上门了,对不对?我还不能批评骂它、批评它两句?中国发展到今天,我们不发声,对国际上的错误事情不发声,谁发声?中国对美国的一些批评不光是代表中国,是代表世界上80%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包括最近是不是西方人天天污蔑我们中国在新疆搞种族灭绝对不对?后来华春莹说这个称号留给你,就留给你们。西方人到了美洲,真把当地人搞没了,是不是?原来美洲好几千万人,后来降到几百万人了。总之"对网上炒作的战狼外交我个人是否定的。



神彩v8下载|版权所有|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光华楼东主楼)